产品新闻

天然材料及沥青改性处理剂研究继续深化
2018-1-4 来源:本站原创
    天然材料方面,针对羧甲基纤维素(CMC)应用中存在的问题(如抑制性、稳定性),从上世纪80年代起,就开始了聚阴离子纤维素(PAC)的探索工作,从合成工艺着手,围绕提高取代度及取代均匀程度,通过优化工艺制备了PAC,在保证CMC优点的情况下,使产物的抑制性、稳定性、增黏性和降滤失能力进一步提高,尤其PAC钾盐抑制性明显增强。淀粉方面,探索了磺化淀粉醚,开展了淀粉接枝共聚物研究,但均没有实施工业化。木质素、褐煤、栲胶等方面也开展了一些工作,但多数仅限于室内。

改性沥青,特别是SAS,作为一种传统的产品,在控制高温高压滤失量、润滑、防塌、封堵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,在80年代研究与应用的基础上,形成了稳定的生产工艺,高质量粉状SAS成为出口量最大的处理剂产品之一,尽管国外非常认可,而国内应用却很少。作为沥青类处理剂,乳化沥青在应对破碎性、硬脆性地层及煤层防塌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如何充分发挥沥青类的优势,进一步拓宽其应用范围,仍然需要探索。用于控制高温高压滤失量、适用于高温超高温情况下的高软化点沥青,形成配套产品(天然沥青利用),是未来的研发目标。

此外,水平井钻井液技术逐步完善,成功解决了水平井钻井中遇到的托压、携岩、井壁稳定、防漏堵漏、钻井液润滑性和储层保护等难题,为水平井安全顺利施工提供了保证。水包油钻井液体系解决了一些低孔低渗、缝洞发育易井漏、地层压力系数低的储层保护问题和深井欠平衡技术难题。钻井液处理剂经过不断发展、完善,并逐步系列化,投入现场的品种已达250余种。这一时期,涉及钻井液处理剂研究的报道很多,但实质性的新产品却很少,并在处理剂研究方面出现了为科研而科研的浮躁现象。围绕环保要求,环保钻井液及废钻井液无害化处理逐渐受到重视,并分步实施。

<< 上篇:AMPS聚合物处理剂得到应用 >>下篇:正电胶钻井液全面推广